由于房间完全不隔音,夫妻生活只有

2017-09-29 18:29

晚上没法过(性生活),只能白天喽。让另外一对出去转转,吃个饭逛个超市,剩下的两个就可以解决了。

厚街镇桥头村一特码站个不足20平米的出租屋里,挂起一块碎花布帘。在帘子的两侧,蜗居着两对20岁出头的年轻工厂情侣。

星期天,美兰和男朋友一早醒来,简单梳洗了一下,对帘子另一头的情侣说,我们出去转转,大概中午回来。想想又补了一句,两个小时以内不会回来。在合租的一年时间里,两对情侣就是靠这种默契解决性生活。

美兰和男朋友在厚街桥头一间工厂打工,收入不多,每月300元的房租都是压力。他们俩把原本单间的出租屋划出一半的空间,与另一对情侣合住。两对血气方刚的情侣,窘迫地开始了四人的同居生活。晚上两对情侣拉上帘子,睡在各自的床上。别说过正常的性生活,大夏天的在没空调的屋子里,两个女孩要裹得严严实实地睡觉。美兰的男朋友说,晚上没法过(性生活),只能白天喽。让另外一对出去转转,吃个饭逛个超市,剩下的两个就可以解决了。几个月下来,这两对年轻人都形成了一种默契,每隔两三天,他们中的一对就会主动出门,告知回来的时间,回来之前还会打电话通知对方。

这种默契持续得并不久,美兰已经无法忍受,这种合租继续下去我会疯掉的!

事实上,为了让工厂情侣不再尴尬,2005年开始就有东莞企业开设夫妻房宿舍,时至今日,更多的企业纷纷以夫妻房为筹码,缓解民工荒。陈波夫妇几个月前就住进这样的一间宿舍。

我们也曾在厂外租房住过几个月,一个月400元,二人世界当然舒服,不过一到交租就觉得心疼,后来还是搬回工厂。所谓夫妻房,也就是一个小单间,只几平米大,以前是一间大宿舍分割出来的,有些房间顶是空的,这边说话隔壁房都能听见。就是这样一个简易的方格间,为陈波夫妇提供了一个不需要付费的私人空间。由于房间完全不隔音,夫妻生活只有处处小心,担心隔壁听见。时间长了也就不觉得那么尴尬了,别太大动作、太过频繁就行。

然而,陈波老夫妇仍然幸运,与在莞务工的夫妻数量相比,东莞企业设置的夫妻房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